过期巨债51亿,边谋重新整合边卖基金

日期:2019-12-12编辑作者:国际新闻

原标题:中弘股份“求援不力” 停牌以求避开退市风险

在停牌3个交易日后,刚好悬在1元股价“生命线”上的中弘股份又放出坏消息。9月10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8月25日、9月8日,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新增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496.73万元,全部为各类借款。

原标题:中弘股份1块钱“生死时速”:逾期巨债51亿 明天要复牌

图片 1

截至公告日,中弘股份整体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0.97亿元,现正在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并且在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12日电 中弘股份9月12日晚间公告称,股价异动核查完毕,公司股票自9月13日起复牌。停牌前,中弘股份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股价报收1元/股。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面临退市的20个交易日重新计算。公司早前曾披露,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新增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496.73万元,全部为各类借款。

9月6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股份”,000979.SZ)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18年9月6日开市起停牌。”

目前现实困境下,中弘股份努力清偿有两个方面出路,即寻求重组和加快资产出售。

图片 2

8月29日,因为股市收盘价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1元,中弘股份发出《关于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性公告》。这之后,中弘股份先后发出共计六份这样的被终止上市风险提示性公告。

在重组方面,在与加多宝的债务重组“碰瓷门”后,8月31日中弘股份已正式发布公告认为协议实质上已终止,公司将在取得该协议终止的书面文件后,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据中弘股份公告,目前公司股票价格为1.00元,公司股票复牌后,如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第(十八)项的规定,公司股票存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终于在9月5日,中弘股份股价反弹至最低收盘价标准“1元/股”。此时的中弘股份及时宣布停牌,暂时避开公司退市风险。其声称:“公司和控股股东正积极寻求重组,力求通过重组解决公司困境。”

虽然与加多宝的“债务重组”终止,但在此期间,中弘股份股价却几经转折,9月5日冲至涨停,刚好报收1元,当日成交额8.74亿,换手率10.52%。9月5日晚间,中弘股份披露,上市公司将就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况进行核查,股票自9月6日起停牌不超过5个交易日。

公告还称,2018年8月27日,公司、公司控股股东中弘集团与加多宝集团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该协议中关于流动性资金支持和资产注入等核心条款对于协议各方不具有实质性约束力,鉴于加多宝集团发表的声明,导致该协议事实上已经终止或随时可能终止目前,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正与加多宝集团协商终止该协议。

业绩下滑 违规受处

中弘股份于2009年在深交所成功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涵盖了旅游度假地产、文化创意地产、会议休闲地产、综合商业地产等经营性高端物业的开发与运营。

查看中弘股份近几年的财务报表,自2015年起,中弘股份业绩就出现一蹶不振的现象,2015~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87亿、1.57亿、-25.11亿,呈现翻倍下跌的趋势。甚至2017年的净利润较2016年下跌幅度达到1699.36%。

值得关注的是,中弘股份的营业总收入与净利润发展趋势不尽相同。2015~2017年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2.90亿、44.52亿、10.16亿,与2016年净利润同比下降45.30%。不同的是,2016年的营业总收入增长幅达到245.12%。

总结中弘股份近几年报告期的财务数据发现,经常出现营业收入成倍增加但净利润下滑甚至亏损的情况。对此,中国资本观察记者采访了中弘股份董秘,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再分析中弘股份最新发布的2018年半年度报告。从报告期来看,中弘股份前两个季度的净利润依然是持续下跌的状态,第二季度净利润亏损额达到13.26亿元,同比下降4672.41%。8月29日,中弘股份披露的第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归属上市公司亏损已经达到21亿元。

中弘股份近几年的资产负债比率也是居高不下, 2015~2017年的负债率分别为70.66%、69.30%、81.26%。

中弘股份似乎一直是惨淡经营,如何发展至此?对此,记者采访了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卢文曦表示:“最大原因在于土储不多,开发节奏不快,16加17年才新增地块11幅,量不多。而且进入城市房地产活力相对弱,尤其是3、4线,在洛阳、白山,这两年靠大都市圈的三四线涨幅比较明显。融资贷款成本高,2017年多次融资贷款等,成本普遍10%,吞噬利润。借款太多,利息太高,而销售回款速度似乎也不快,亏损压力较大。另外,本身也想多元化投资,但是这条路走的不顺畅,比如产业地产等,最近几年市场并不是特别旺盛。”

业绩不佳状况已然至此,可雪上加霜的是,8月15日因为披露的 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中弘股份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安徽监管局的《调查通知书》。

9月4日,深交所发布《关于对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的公告》。据消息称,违规行为包括了重大交易事项未履行审议程序与及时披露义务、募集资金补流到期无法归还专户、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披露滞后、重大行政处罚事项未及时履行披露义务等四项。

2014年,证监会曾明确列出“关于股票市值的退市指标”,称“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的,证券交易所应当终止其上市交易。”此前,中弘股份已经连续1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股,该股面临严峻的退市危机。

同时,中弘股份披露,截止目前,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09682.21万元,全部为各类借款。因债务逾期、连带担保债务涉及多起诉讼,金额约30.76亿元。由于资金紧张,公司在建地产项目基本上都处于停工状态,公司经营困难。

多方求援 慌不择路

总的来说,近年来的中弘股份可谓是“亚力山大”。这边刚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业绩巨额亏损、高额负债,那边企业的经营销售还停滞不前,无法回收资金。9月10日,中弘股份公告称,新增逾期债务本息金额5496.73万元,累计额近51亿元。

在这期间,中弘股份为了改变企业现状,不断进行尝试,包括寻求各种合作伙伴以及出售企业资产。

2018年3月份,中弘股份因为逾期债务的公告,企业的经营现状惹来业界的关注。为了解除此时中弘股份的债务危机,中国港桥(2323.HK)拟发起设立一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资不超过200亿元,对母公司中弘集团进行重组。然而,时任中国华融(02799.HK)董事长的赖小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而中国港桥与中国华融的关系密不可分。于是,5月27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终止与中国港桥的重组事项。

紧接着,中弘股份在失去中国华融这棵“大树”之后,重新找到了另一合作伙伴,7月11日晚,中弘股份公告称,与罗胜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胜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以14亿元的价格转让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但是,作为收购方罗胜特的间接控股股东,佳兆业集团(1638.HK)提出了保守条约,例如:“本次评估是以如意岛开发项目能够顺利恢复施工,并正常进行后续开发为假设前提”。未来该收购计划还存在不确定因素。

除却以上努力,7月13日,中弘股份甚至找到了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佳龙”)这样自身亏损的企业。2017年的新疆佳龙的净利润亏损就达到了1936.3万元,这样的新疆佳龙如何“拯救”中弘股份?果然,仅一个月时间,8月27日中弘股份就发布公告,宣布与新疆佳龙终止股权转让协议。

此前,中弘股份已经15个交易日股票收盘价格低于股票面值,离退市仅差5个交易日。目前,中弘股份最新收盘价已到1元关键位置,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面临退市的20个交易日将开始重新计算。

中弘股份称,公司正在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并且在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拉动股价 改变“死局”

中弘股份在8月27日宣布与新疆佳龙终止协议之时,紧接着公告了与加多宝集团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但戏剧性的是,加多宝立刻做出回应,否认了这一合作。

图片 3

(图片来源:加多宝官网)

加多宝在表示对协议所述内容不知情的同时,也声明了:“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状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除却加多宝否认这次合作,中弘股份与加多宝合作这件事本身就不合理。中弘股份披露的关于加多宝近年来的业绩状况,很明显并不理想,甚至亏损严重。这样的财务状况能否帮助中弘股份还值得商榷。

除了一开始的中国港桥这棵“大树”,似乎中弘股份后来找到的“帮手”都不尽如人意,帮助中弘股份的能力都存在疑问。

于是外界对此出现两种质疑,一是加多宝因为亏损的经营状态被中弘股份泄露而否认该合作,二是中弘股份想要挽回股价持续低于股票面值(1元/股),而制造了不存在的合作?

对此,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对中弘股份提出质询:“你公司及你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证券市场抬拉股价的动机及情形?”

虽然中弘股份否认了这一说法,但现实状况是,9月5日,在中弘股份自8月15日起,股价连续低于股票面值(1元/股)接近20天,也就是面临被终止上市的紧要关头,中弘股份股价终于回升至1元/股,挽回即将退市的“败局”。紧接着,中弘股份宣布9月6日起停牌。再反看中弘股份停牌前一周,股价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

针对以上问题,记者都发采访函至中弘股份董秘邮箱,但截至发稿,都未能得到相关回复。当记者拨打公示信息披露的董秘联系电话时,对方回应称是证券部,联系董秘只能通过其邮箱。对方进一步表示:“董秘最近应该是没有时间接受采访的”。

卢文曦认为:“目前中弘股份只能通过剥离一些资产,让企业先活下来,度过危机”。

在分析目前的房地产市场时,卢文曦表示:“今年应该是房地产行业的一个洗牌年,强者恒强,小的房企市场份额被大的挤占掉。现在很多中型房企都冲千亿,只有做大才能避免被吞噬兼并,显然高杠杆扩张的时候在项目选择和区域选择上出了偏差。”

同时,卢文曦告诉记者:“小的房企慢慢退出市场未必是坏事,资源集中度高可以提高使用效率”。

中弘股份已经停牌,何时能够复牌尚未可知,复牌之后如何解决困境也很难预测。有消息称,中弘股份这两天并未放弃,还在谈别的合作伙伴。

作者:颜兰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值得一提的是,6月28日,中弘股份还曾披露控股股东中弘集团与新疆佳龙的《股权转让框架性协议》,并称目前新疆佳龙正对公司进行尽职调查相关工作。但实至今日,此转让协议尚没有下文。

中弘股份于2018年8月30日披露的《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业绩预告》对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的预计经营业绩进行了披露,预计2018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10,000万元。

9月10日,中弘股份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正积极寻求重组,力求通过重组解决公司困境。

与加多宝债务重组疑云

14亿甩卖如意岛

8月27日,中弘股份公告称,中弘股份、公司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与加多宝集团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27日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协议约定,一致同意由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进行债务重组。

从目前情况来看,悬停在1元股价“生命线”上的中弘股份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寻找“白马骑士”,更具操作性的可能是加快资产出售。

不过,该声明随即遭到加多宝“打脸”。8月28日早间,加多宝集团官网发布声明称,加多宝集团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以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于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

通过查阅公告,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中弘股份与海南罗胜特投资有限公司已于7月8日签署了附加生效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公司拟以14亿元的价格转让如意岛公司100%股权。

这一声明引发舆论哗然,也引发监管部门的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如意岛项目作为中弘股份的重点投资项目,更是2014年非公开募集资金投入标的。回顾往昔,当年中弘股份募集资金净额为29.58亿元,计划总投资金额129亿元。根据公告,中弘股份对如意岛实际投资44.9亿元,截至2018年4月30日,中弘股份募资累计直接投入募投项目22.33亿元。

继对中弘股份发布两次关注函后,9月4日,深交所公告称,经查明,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存在重大交易事项未履行审议程序与及时披露义务等四项违规行为,依据相关规定,决定对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实际控制人王永红、董事长王继红、董事兼财务总监刘祖明予以公开谴责的处分,同时对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张继伟,时任董事兼时任董事会秘书吴学军、监事梁琪、监事符婧予以通报批评的处分。

根据公告披露,意向接盘方罗胜特投资有5个股东,其中深圳市豪熙投资有限公司、超旭置业有限公司合计持有40%股权,该两股东由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控制。

能否躲过退市一劫?

佳兆业系此时花费14亿出手接盘,附有诸多条件,包括此次评估是以如意岛开发项目能够顺利恢复施工,并正常进行后续开发为假设前提;如意岛公司将承担对北京银行的委托贷款本金余额41亿元,如意岛还承担18亿元债务以及不超过15.61亿元应付工程款等,此外如意岛公司应收北京中弘弘毅投资有限公司的10.27亿元等。

值得一提的是,中弘股份疑似“碰瓷”加多宝背后,股价却连续多日走高。受债务重组利好消息刺激,28日,中弘股份开盘拉升涨停,随后被深交所临停。29日复牌后更是上演“地天板”行情——以跌停价开盘,午后直线拉升,以涨停价收盘,收报0.96元。9月5日,中弘股份盘中再度涨停,股价触及1元,在发布六次退市风险提示后,算是暂时脱离退市危机了。

不过,这次复牌后,难以判定中弘股份能否真正躲过退市一劫。据北京晨报报道,有分析师对中弘股份的未来走势并不乐观。三次重组未果,预计公司前三季度亏损额高达21亿元。同时,公司主业停顿,资金紧张,债务纠纷达几十起,涉案金额超过100亿元。

中信建投的分析师认为,虽然中弘股份的股价暂时回到1元以上,但如此问题重重的企业,最终的命运可能依然是退市。该分析师提醒投资者:参与这类公司股票的炒作,无异于刀口舔血。(中新经纬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app发布于国际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过期巨债51亿,边谋重新整合边卖基金

关键词:

红罐加多宝,中粮已逐步恢复对加多宝供罐

原标题:中粮已逐步恢复对加多宝供罐 原标题:重回红罐包装 加多宝能否还是当年的“王者”? 红罐加多宝“复出...

详细>>

锐新昌折路重临上市申请,锐新昌吸取集证据监会终止IPO申请审

原标题:因公司调解上市安插 锐新昌重临上市申请 二零一八年5月9日,锐新昌揭露了收取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证监会...

详细>>

中弘称控股股东与加多宝协商终止重组,控股股东正与加多宝就

原标题:中弘股份:控股股东正与加多宝就债务重组协商签署终止协议 上海9月13日 -陷入债务危机且近日重组协议出...

详细>>

说说股票里的菜市场,常州市技术创新网

原标题:为何要确立A主板?中源利信(香港)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您剖判 四月18日,邢台江山高新本领产业开发...

详细>>